鬼打墙的那些事儿

每天一个鬼故事
鬼打墙的那些事儿作者:龍信更新时间:2016-08-20 19:33:00字数:2972

这个故事是早些年一个人亲口叙述的,这个人是村里的五叔,原来我们家里还是个村里开小商店的,五叔在村里也算个手艺人,这家里什么弹弓,小弓箭,土炮,陷阱夹子。其实五叔不光指望自己分的那点口粮地,平时打点猎,维持下生济。要说这五叔手上有几件活干的漂亮,这剥皮的活,皮剥下来的完全整张,这卖相就好。再就是这林子里出的山货,哪里出什么是无一不懂的。原来不像现在这城里的人都知道这原生态的食品无污染,营养价值高。

在记得是我不大的时候就听说,这五叔家原来是个地主,后来划成分的时候成分就不好,他爹在世的时候虽说是个地主,过的生活比那贫农强不了多少,那一块豆腐分成好几顿吃,上顿下顿面糊粥。要用五叔话讲那都是他祖上一辈一辈攒出来的家业。五叔一直是单身,村里有给介绍的可是人家都嫌他太穷,这穷还不说,整天不务正业。

其实啊这原本最了解的就是我了,就指生产队分得那点口粮,根本不够吃的。五叔隔些天就去我家打点高梁酒。这一打到什么好吃的就把我叫上一起去吃。

后来我都大了这家里的小商店给我搭理可,五叔来打酒我就不收钱了,他每次弄的山货都让我拿到城里去卖,我也跟得他身上没少捞得好处。他自己是没孩子,所以这眼里有把我当自己孩子看的意思。

就这将近一个星期我都没看见五叔过来,之后两天五叔过来的时候看上去是不怎么高兴,好像有很大心事似的。

我见状问怎么了,他就是直摇头,什么也没说。这晚上我也知道这五叔是碰上难事了,就拿着二斤烧酒去了他家。

起初这五叔就闷头喝酒,我这在一头旁敲侧击。他终于说了这前几天在山上是发生了事了。

那天就在山上临近晌午,五叔就准备在这山上对付口饭吃,太阳暖呼呼的,这小心情一美,就喝多了点。

这扑了个破口袋就迷糊上了,这一睡不要紧,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就感觉这身上有什么东西推他。

他这眼睛一瞧,吓了他跳,这推他的不是什么人,而是一只黄鼠狼。五叔看着这只黄皮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人的意思。这黄皮子不但不怕五叔,还摸了摸五叔的枪,还摇了摇头。仿佛就在那哀叹到不知道多少生灵死在这枪下一样。

五叔这心里明白,这是只上了点道行的黄鼠狼。如果对自己没有危险,就由它去,这要是得罪了它,或者破了它的道行,这一辈子就别想消停。

五叔这心一宽就又睡了下,心里也明白,那黄皮子又推了推他,见他不醒就走了。

可是五叔等酒醒了睡饱了一抬眼就知道不对劲了,自己在的地方早就不是之前睡下的地方了,当然那个破袋子还在身下。

这五叔花了几个小时找这回家的路,走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这发现啊,这前面就是自己刚才睡觉的地方,这记号就是就是自己吃剩下的那几根鸡骨头。

五叔心里就明白了,这就是鬼打墙啊,这几十年在山上也没少遇到过,所以吧,这五叔也有套法子,但是就不知道自己是碰上了什么由头,就是说触怒了这山上哪路仙家。

五叔第一个就是想是不是这黄大仙,就按照这祖上猎户传下来的方法,五叔把鞋垫反穿,自己尿了泼尿在自己的鞋上眼睛上摸了两把,暗说这尿得需要是童子尿,五叔没有那宝贝疙瘩,就死马当活马医了。

这马上天就要黑透了再不赶快的话这一宿就别想出山了。这又走了半个小时就明白了这自己判断错了,还是没绕出去。五叔就急了这就卖开大步一直走。可是啊,不知道这什么时候,后脑勺就感觉什么东西划了一下。

五叔抬头一看,什么都没有,远处几棵歪脖子树上有几根绳子迎着山风在那飘。

五叔脖子上起了凉风,心想这要是火急火燎的走下去这命是没了。这由头不是别的这是山上的老吊爷,俗称吊死鬼。五叔说这一路别看都是平路其实是都向上的上坡路。一但着了它的道这绳子一贴了脖子那就别想活着出来。

这五叔就又换了一套办法嘴里嘀咕些什么,便又跪着磕了几个响头。

五叔这刚要起身,差点没吓了尿了裤子。那老吊爷就在自己头上这脚正碰在自己的脖颈之上。

五叔二话没说这一连磕了不知道多少头,之后撒腿就跑。

这跑了不知道多少里地,发现这还是不对劲啊,这一瞧眼前,心想这一辈子点背的事儿可都摊上了,眼前这就是个坟场。五叔趴在地上气都接不上了。这老坟那没什么墓碑,就是坟包上压这点退了色的纸钱。

五叔心想,这不管怎么地都也要出去,要不也不知道今晚过后再有没有自己这个人了。

一路跑下去的五叔是欲哭无泪啊,这正跑着,一脚踩空。低头一瞧,身上就冒了层冷汗。这脚踏进的不是别的,正是张腐败的棺材板子,五叔似乎都瞧见了里面那主人丑陋的面孔。

好歹把脚拔了出来,五叔也顾不得什么了,不停的喊叫着,这偌大的山只有自己的声音在山间回荡。五叔害了怕了拿出土炮就在天上放了几枪。心里明白了那黄仙,是让自己赶紧走啊。

要说这五叔根本命不该绝,这又走会却看了前面有了户人家。这就不知道是走了到哪里来了。

五叔这就去敲门求助,五叔讲到这才告诉我,说这一两天一直不快的原因就是进了这间房子引起来的。

开门的是个女子,她看见五叔便是一愣,随后就让五叔进了屋里,不过女子提出个奇怪的要求,说是进来可以把枪挂在外头。说是家里先祖忌讳这物件。五叔哪敢有再多要求,现在能有个活人在面前就感觉是老天待他不薄了。就把枪挂在外面了。女子对他好像并不怕生,这女子模样甚是好看,但给五叔感觉女人举止很是别扭。

女子就把做好的鸡端给了五叔吃。之后五叔就与这女子聊了起来,这女子身世,父母早亡。也没有嫁人。

五叔一听这话心里就开始给自己盘算起来了,就话里话外有意思的说,姑娘有没有要嫁人的意思。五叔自己盘算这自己正好四十出头,这女子仿佛就三十左右。可就这时候天上就打了道闪电。这话就咽回了肚子里。五叔说到这,我也能理解,这打了大半辈子光棍,在村里也是爱跟那些寡妇打情骂俏。

那女人听了五叔的来意之后,倒也是大方说晚上在这可以留宿一晚,这地方就是个坟场,后来人都搬走了。女人当时就告诉五叔也别指望当晚回去了。这地方的事儿只有她才清楚,自己晚上也不会出门了。

女人家里分东炕和西炕,女人拉了个帘子就都睡下了,五叔心想这女人胆子着实不小,和自己这样陌生的男人共处一屋。

五叔这晚上哪里能睡的踏实,这一天发生的事过去几年都没碰上过。女人似乎要睡了就准备灭了灯。

五叔这晚上听见女人那边有什么东西吱,吱的。好像是什么活物。声音时间很长,五叔心里就一直惦记着是怎么回事。

五叔悄悄的爬起来偷偷一瞧,这脑袋上汗就下来了,那女人被子下面有条长长的尾巴在动。

五叔知道这不是什么人家,这就是个黄皮子精,五叔心里就范嘀咕,这莫非是要等自己熟睡后害了自己的命去,难怪要让自己把枪留在外面,顿时自己就后了悔了。难怪自己花了这么久都没出去,是有个这东西一直跟着自己才没出去。

五叔自己合计着自己该如何逃出这地方,首先要破了这黄仙的妖法。直到把那黄仙靠的睡着了,五叔拿了根稻草粘了口自己的唾沫插在了毛绒尾巴上,这黄仙法术当时就破了,现形了。

五叔看见这太阳要出来了,这就偷偷的把东西取了出来准备跑。

这眼前的根本没有路满山的老坟,再回头看那房子,哪里还有什么房子。就一个山洞。

五叔说到这,我就劝他,这不是好模好样的回来了么?

五叔叹道:这要是这么简单还好了,看样子那黄仙并非是要害自己可是自己却毁了这黄仙的道行。

五叔这又跟我讲这黄皮子,不比那狐仙,脸儿小,有怨必抱。

五叔就把这几天的秘密跟我说了。当天那黄仙真的就找了过来,每晚就在门前闹,时不时的还敲了敲门。五叔躲在家里一直不敢出来露头,对我说他自己是恩将仇抱。

我这又把酒给五叔满上,这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五叔对我说:我想是她又来了。

作者:龍信

纸扎飞仙<< 上一章每天一个鬼故事目录下一章 >>邪念之地铁死者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天价萌妻:腹黑总裁别乱来钟爱一生,最终被无情抛弃,至亲陷害,落井下石,推下大楼后的涅槃重生,再次回到熟悉的世界,遇上一个深爱她的男人:“她凭什么?“她重要。”傅凌皓说着向苏简安投去宠溺的目光。过去的事,重生无法挽回,但重生后的她也要携挚爱之人活出精彩。作者:洛猎分类:现言
  • 鬼味人间我叫盛阳,今年30岁,是个纯爷们儿。我出生的时候全村的猫都跟着我,奶奶说我是个鬼门常开的人,也就是阴魂人。【betway必威娱乐火爆签约,热销作品,精品图书,不看后悔,打赏2000鬼币,可要求作者加更一章】欲知前情详细,可以看第一部小说《鬼门常开的人》作者:月下魅影分类:恐怖
  • 极致诱惑:病娇男人缠上我色字头上一把刀,上辈子我活的潇洒自在,却在爱情这条阴沟里翻了船。心灰意冷是真,所有的感情都被剥离殆尽,剩下的只有防备与淡然。我以为我死了,可我却又活了。再次碰到邱谷帆,他对我耳边吹了一口气,说:“药效倒是来的快,你硬的还真是厉害。” 我无力的拽住他的肩膀,咬牙切齿道:“你…你…”居然下药?他嘴角是邪魅的笑,轻声在我耳边说:“客人要求退货实在让我尊严受损,老板这样要求我也很是难做的,要不这样?今晚算是使用一次,要是满意,下次再来收钱也不迟。”此文又名【得不偿失】尽情期待作者:无口不怕哭分类:现言
  • 神鬼清道夫清明节过生日,去看了一场午夜凶铃,结果自己遭遇了…【betway必威娱乐火爆签约,热销作品,精品图书,不看后悔,打赏一万鬼币,可要求作者加更一章】作者:夜孤魂分类:恐怖
  • 女鬼情人狐仙妻小狐狸偷鸡、迷人,一针毙命。老狐狸屡次报仇,惨遭雷击。救狐仙,得回报,家有仙妻。富贵思新欢,路遇女鬼情人。妻离子散,贫困潦倒,惨死山野。十多年后,儿子在磨难中长大成人。长枪打天下,宝剑震鬼魂。行正道,累积功德,剑劈功德山,母子得团圆。作者:森林小哥分类:灵异
  • 开光师我是一个专为失足少女开光的正经开光师,我将为你细数这些年开光时候遇到的各种诡异恐怖故事。作者:棺材王分类:盗墓
  • 我是你的王给力:
    给作品打赏100鬼币2016-08-31 14:10

  • 1.86.243.*说:
    这篇结束了吗?2016-08-21 13:37

  • 龍信说:
    流汗2016-08-20 21:25119.186.228.* 回复 龍信 :一点都不下人弱鼓掌憨笑
    2016-08-23 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