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夜谈

betway必威娱乐十夜谈
十夜谈作者:lhddqqsds更新时间:2017-07-16 15:07:00字数:9747

一间破旧的客栈里,有十个人围着火堆取着暖。有个欢快的声音打破了暗夜的寂静,听着似乎是个小姑娘“夜难熬,我们每个人讲个离奇故事吧,如果有人能活着出去,就把它记下来,名曰《十夜谈》”“我先来”有人道。

“我先来。”说话的人似乎是个老者。背后背着什么长长的物件,声音略有些沙哑。

柴火在一旁烧的哔啵响着。众人皆凝神倾听着。

“故事是这样的……”老人说。

第一话。

白行出生时,母亲大出血,去世了。他的父亲悲伤了一阵子后,娶了个貌美如花的妻子。

他是长子,在府里过的还不算艰难。只是个性孤僻,不善于他人交流。整日里忙弄的是一把古琴。

那是母亲留给他唯一可以纪念的物品。他的母亲就是因为琴技,被他父亲看中。然后有了他。

说来也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母亲的缘故,他从小就对琴十分的感兴趣。

在白行八岁的时候,曾一曲引得百花盛开,群蝶飞舞。

这件事情被很多人知道了,当然,他的父亲也不例外。

只是父亲不喜欢他弹琴,父亲认为男孩子就应该读书,做官。琴,只是风雅之事。

“你若不放下琴,那我便替你母亲砸了它。”白行的父亲白宸道。

他身侧偎依的女子笑的一脸柔情。嘴里吐出的字眼让他觉得十分恶心。

“阿行,这也是为你好,你父亲想让你将来有个好前途。你娘也泉下有知,可以放心了。我也算是尽了一点心意。”

白行嗤之一笑,“呵呵,我娘若是泉下有知,该担心的人,是你吧。”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白行的脸上泛起一片红。

“怎么和你娘说话的?”白宸厉色道。

白行看着父亲,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良久,无甚言语。

他只是默默把琴收了回去。从此再不提一句关于琴的话。

……

白宸发现自家儿子有些变了的时候,已经过了很久,他变得不爱说话。本就孤僻的性子现在更是愈发孤僻了。

好像是从再也听不见琴声的时候开始的。

瞧着他与母亲八分相似的面容,白宸发现自己并不是很想理会这个儿子。也许是心有愧疚吧。

而就在众人逐渐淡忘这个长子的时候,他却一举让世人都记起了,白府有一位长子,名白行。

科举,榜首,状元及第。

当今圣上举办了晚宴,宴请了此次科举状元,探花,榜眼。

白宸自然随着众人参加了。

宴半,圣上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听闻此次状元白行,儿时似乎琴技超群?爱卿可否奏一曲同乐?”

白宸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抢先欲道,“陛下,犬子多年不曾触及,怕……”

有一声音抢过,“臣献丑。”却是白行。

白宸瞧着他不知从哪儿翻出来那把古琴,奏起。

琴声袅袅,似有一丝一毫若隐若现的哀思,夹杂在其中。众人皆不知身在何处。

白行缓缓道,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只是一段耳熟能详的曲子,众人却仿佛看见那女子遇见心上人的羞涩与初恋的动人。

一曲歌了,有泪水缓缓爬过白宸的脸庞。可是接下来的一丝抽痛唤醒了他的神智。身旁的女子掐着他的手臂。

皇位上的人似乎也有些触动,“世人皆道,白行一曲胜过世间万物。我是不信的,直至今日,爱卿虽未能使百花齐放,群蝶飞舞。却让我看见了心中挚爱。妙哉!只是这曲中的女子是谁呢?”

白行的眸中似乎闪过一丝阴冷,“回陛下,那女子便是我已逝的母亲。”

皇帝朝着白宸的位旁看去,看见那花枝招展的女子后,眼中似乎闪过一丝鄙夷。“你母亲也是个妙人啊”

白宸的面容有些僵硬。

夜深,宴散。

……

春末,夏至。

白府,白宸,亡。

陛下同情白行,不仅赏赐许多金银物件,还升了他的官职。

白行当时正在园中抚琴,闻讯后,浅然一笑,修长的手指划过琴弦。

“母亲,你可以瞑目了。”他道。

侍茶的小婢女似乎看见琴弦微微颤抖着,发出阵阵呜咽,又像凄厉的笑声。

再仔细听,却是什么都没有。

“咳咳,咳,,咳。”

老者的故事告一段落了。众人皆若有所思。

良久,有一个声音缓缓响起。

“我来吧。”

天启四年的科举对于解谦来说是一场悲剧。

他连中两元,天下闻名,自己更是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在殿试前他更是说出:“今朝状元舍我解谦更有何人!”这样的豪语。

可惜,那年的殿试有白行。

解谦自问自己才学出众,仪表不凡。但等到自己遇见白行时才知道一个成语,冠绝一代!

天既生我解延益,何苦又生他白子照!

半生的骄傲化为了粉末,试前的豪语反成了最辛辣的讥讽。

解谦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他日益消沉化为平凡。曾经那个锐意进取,意气风发的解谦已经死了。

直到他遇见了齐王李环,李环说:“白行已经升六品督察给事中,你呢?”解谦沉默不语。李环阴森森的笑道:“野心家的朋友只有野心家,我需要你做我的朋友,帮我带上一顶白冠。”

解谦听完身躯一颤,王带上白冠,不就是,皇!

那一瞬间解谦思绪万千,最终却说了:“我要白行家破人亡!”

“哈哈哈!”齐王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屋梁。

党争的火焰,就这么燃起来了。白宸成了第一个弃子。

虽然一些有学之士意识到党争的危害,但他们无法熄灭这已伤国本的火焰。

最终,白行放逐,解谦问斩。多亏李环尚怜旧情,留了他一命,贬为庶民,永不为官。

野心家的朋友永远是野心家,问题是野心家容不下另一个野心家。

这一生争来争取,争了个雪茫茫一片真干净。

说话的是个浑身都兜在黑袍里的人,声音略有些沙哑,但依稀听出是个而立之年的人。

男人说完似乎不经意朝着先前发声的老者看去,眼里闪过一抹厌恶,又似乎包含着一些恐惧。

见他没了声音,众人又恢复了先前的沉默。

柴火哔啵声渐弱,火苗在寒冷的夜风中摇曳着,仿佛下一秒便将堕入无尽黑暗。

“我去拾些柴。”说话的是小姑娘旁边的一个不起眼的人。众人没什么表态。

“我来说吧。”又一次出声的是一个女子,蓬头垢面的看不真切。


12345下一页

作者:lhddqqsds标签: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最恐怖鬼故事

走廊上的爱情怨影<<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你见过鬼吗之床尾有鬼

  • 118.212.217.*说:
    妈的!看的我真费劲!2017-07-18 19:53

  • 118.212.217.*说:
    妈的!看的我真费劲!2017-07-18 19:53

  • 101.229.145.*说:
    喜欢这种古风推理小说,作者加油2017-07-17 01:18

  • 112.84.221.*说:
    为作者的文学功底鼓掌给力但我没怎么看懂恐怖在哪2017-07-16 20:35101.27.31.* 回复 112.84.221.* :我不光没看出恐怖,我也没看懂讲了什么
    2017-07-16 21:40

  • 红妆说:
    看的很累,很费劲……我能咬牙把它看完,我也是服了我自己……2017-07-16 19:15

  • 红妆说:
    看的很累,很费劲……我能咬牙把它看完,我也是服了我自己……2017-07-16 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