庖丁解牛之食人魔

betway必威娱乐庖丁解牛之食人魔
庖丁解牛之食人魔作者:lhddqqsds更新时间:2017-08-11 16:01:00字数:9359

听说过庖丁解牛吗?眼前的这具尸体,很干净。干净得只剩下一副白骨。

叶娉婷将戴着白纱布手套的手指小心的抚过白骨。骨头上没有任何划痕,若不是旁边那一袋新鲜的内脏,都要让人以为这是一副自然腐化的尸骨。

但是多年的法医经验告诉她,眼前这副骨头的主人死亡不超过三天。

“如何?”身后的男人手中夹着香烟,却因顾及是案发现场而迟迟没有点燃。她站起身,叹了口气,“听说过庖丁解牛吗?”

男人皱眉沉思不语。她回头拎起并没有派上用场的勘察箱,吩咐人先将尸体拖回解剖室去,这才摘了手套走到男人身边。

“庖丁解牛十九年而刀如新,我猜凶手的作案工具也是新的。”她踩着勘察踏板向前走去,男人自然的跟在她身后,“游刃有余啊。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找到了作案工具,也没有痕迹鉴定的价值了?”

“是。二百多块骨头,没有一道刀痕。骨头剔得一干二净,内脏完整摘除,看不出任何伤痕,这样的状态,恐怕在解剖室里也找不到更多的线索了。”她忽然转身,“抱歉,铭辰,这次法医科大概给不了什么帮助了。”

“这么说来,恐怕痕检那里也出不了太多结论了。”房铭辰若有所思的望着附近仍在忙碌的痕检员们。

叶聘婷有些担心的望着他,这还是第一次,有尸体有现场的案子,法医和痕检却几乎找不出任何凶手留下的痕迹。现在所有人的希望,几乎都寄托在面前这位犯罪侧写师身上了,而这无疑是让他一个人担起破案的全部压力。

“庖丁解牛……你说凶手会不会是个屠夫?”他试图缓解一下沉重的气氛,半开玩笑似的道。

叶聘婷侧头看了他一眼,“事实上,庖丁是个厨子。《庄子·养生主》中记载,庖丁为文惠君解牛,做的就是分离骨肉的活。哦,忘了说,现场只发现了死者颈部以下的身体骨骼和一些毛发,也就是说,死者的头、皮肤、肌肉、血管和皮下脂肪等软组织全部缺失。可能……还在凶手手中。”

一股寒气从心头升起。

公安局,解剖室。

虽然已经叮嘱搬运时一定要小心,但眼前这副体骨还是在被抬起时宣告散架,于是送到叶娉婷面前的,便成了解剖台上的这一堆散落的零件。

不过还好,这些骨头并没有因为运输条件产生什么新的损伤,不然还当真是可惜了它的制造者力求完美的心思。

叶娉婷拿起一小截指骨,仔细端详起来。若非亲眼所见,她实在不敢相信有人能将肢解分尸做到如此淋漓尽致的地步。

当锋利的刀尖划开皮肤,鲜红的血液溅落出一朵朵盛开的鲜花,血液流淌的声音伴着剔骨的轻微擦蹭音,奏成一曲美妙的旋律……

房铭辰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娉婷捧着一节骨头略带欣赏和陶醉的表情。

耳边又响起她之前的话:“庖丁是个厨子……死者的皮肤肌肉可能还在凶手手中。”

……房铭辰连忙止住自己脑洞大开的联想,轻咳了一声。

叶娉婷回过神,为自己刚刚想象的画面恶寒了一下。摆正心态,一本正经的抬头,“专案会开完了?这么快?”

“除了报案人的口供,现在警方掌握的线索几乎为零,会上也没什么可说的,估计最近有的忙了。”说起这个,房铭辰下意识的揉了揉眉心,“你刚才让人找我,什么事?”

叶娉婷指了指解剖台,“有没有兴趣,一起做个拼图?”

房铭辰大学时也是法医专业,算起来与叶娉婷还算是师兄妹的关系。只不过大三的时候他选择了出国深造,修的却是犯罪心理,成了一名侧写师。因此对于人体骨骼,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

不得不说,对于一大堆散落的骨头而言,拼图这个词当真是十分贴切。

两人一起动手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重新拼出了一副完整的人体骨。

叶娉婷仔细检查着尸体,“死者性别女,身高……164左右,体重大概52公斤,不超过24岁。”

另一边,房铭辰已经自觉得替她填上了尸检报告。

尸检完毕,那一袋子内脏也在提取了一小部分送去进行毒性检测和DNA匹配后被叶娉婷封装冷藏。

“有头绪么?”叶娉婷对着那份只填了基本信息的尸检报告微微蹙眉。

“我在想,你最开始说庖丁解牛?为什么提到这个?”

叶娉婷怔了一怔,“……手法很娴熟吧。以我所了解的法医和外科医生的技术水平应该都做不到这么干净彻底且无损伤的剥离皮肉。”

“庖丁练习解牛用了十九年,凶手又用了多久?”

“你是说这可能不是凶手第一次作案?”

房铭辰叹气,“一个完美的作品之前,一定有无数个失败的实验品。还是等DNA结果出来看能不能找到尸源再说吧。”

“说起来,这次你回国之后我好像还没见过铭心哥哥呢?”叶娉婷趴在解剖台边缘上摆弄着那堆骨头,随口问道,没发现背对着她的男人身体的僵硬。”

“他……大哥还在国外,可能过段时间就回来了。”房铭辰下意识攥紧了握在手中的手机。

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新信息:

铭辰,生日想动手做一份礼物送你,却总是失败怎么办?

隔了两秒,又是一条:

看来礼物要延迟一段日子了,我亲爱的弟弟,别介意啊。

由于案子毫无进展,房铭辰不得不在周末也加班到天亮,早上回家换衣服的时候,家门口台阶上放着一个不大的硬纸箱,用透明胶带封着,没有贴快递单,平平无奇的样子却更让房铭辰疑惑。

他捡起箱子,出乎意料地沉。四下望了望,这一带都是别墅区,很安静,监控也得在外面主干道上才有。自家院门虽说本是锁着的,但也就是个摆设,成年人很容易爬进去。

房铭辰小跑到车里拿了裁纸刀,在玄关处就迫不及待地划开封箱带,里面是一只银灰色的金属便当盒,右下角用花体外文写着一个单词,房铭辰并没有看出来是什么文字,但他专业的敏感性告诉他,这盒子不能轻易打开。


12345下一页

作者:lhddqqsds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小时候的鬼故事之泥人血骑兵<<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十二路公交车

  • 郝姑娘是好姑娘说:
    写的真好2017-08-18 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