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蝶

betway必威娱乐怨蝶
怨蝶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7-10-09 17:06:00字数:5150

一千万对恋人里,只有一对能做蝴蝶。其余皆为臭虫、蟑螂、蛾子、蚊蝇……

——李碧华

第一章:凰卵

曹莉嫁给贺良已经好多年了。两年是自一场相亲会结实的。那个时候,曹莉年纪较轻,看事情不大通透,只知表面状态。

当时,是曹莉先到的,贺良足足晚了约半个小时。她有点不悦,但,因首次见面,顾忌形象,不好发作。

只低着头,不去看他。

“对不起,我来晚了,因为有点事情。”他声音好好听,低沉,富有磁性,男子气概十足。

曹莉下意识抬头。

又震撼了一下。

贺良的样貌生的十分好看,棱角分明,坚毅俊俏,留着干净而精神的圆寸。曹莉的不悦瞬间被扫平。

“没关系,男人嘛,事业为重。”

两人开始进一步交谈。

“我这是第一次相亲,以前也没怎么谈过恋爱,所以可能有的地方做的不会让你满意,希望你不要见怪。”贺良唯唯诺诺地说道。

曹莉并不在意,她见贺良说的老实,便也欣喜。在她看来,一个善于调情,或嘴里不干不净的男人,远远不如老实来的重要。她要的是婚姻。

“没关系,我喜欢老实一点的男人。”

两人继续谈了下去,自攀谈中曹莉了解到,贺良老家是农村的,有一个姐姐,还有一名弟弟,父母没有工作。而他的职业是会计师,月薪过万,已经买了房和车。

算是优质男了。

曹莉愈加满意。

“我家是个很热闹的大家庭,不过他们一直生活在农村,习惯上和你们城市可能不太一样,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

“我不介意。”

爱一个人,爱到连不足都视为优点,是很爱。曹莉一见钟情,认为这并非什么顶天大事,便也不计较。

两人又攀谈了一阵,彼此留了联系方式,便各自离开了。贺良头次表现的十分礼貌,亲自送曹莉去的车站,一路上,殷勤关心,曹莉内心感动非凡。

“谢谢你送我来车站,”曹莉下意识看了看手表:“车要来了,不打扰你了。”

“没事。”贺良固执地陪她等车。待看她上去,方才离开。曹莉内心有几分感动,甚至已有托付终生打算。

尔后,两人频繁见面,或看电影,或喝咖啡,或逛街。曹莉是个经济意识独立的女性,不打喜欢花男人的钱,每次都自己主动买单。贺良有几许的不好意思,但也未有多说什么,只夸曹莉有性格,优秀,上等女人。

曹莉很受用。

两人交往了大约半年时间,便谈婚论嫁了。

两家父母把时间约定好后,便开始商量起一些婚姻的细节。贺良家阵仗十分大,姐姐、弟弟、父母都来了。

他父母是十分老实的人,并未表现的不满或强势。曹莉父母亦很好说话。而贺良的姐姐也已经出嫁,只有一个弟弟,在读高三。

会面结束后,曹莉的母亲把她拉到一边,自怀中取出一个包裹:“这里面是我和你爸爸给你准备的嫁妆,我看你婆家为人都像是好相处的,就一个弟弟在读高中,也不会太麻烦你们,希望你们以后婚姻幸福。”

曹莉家境十分优越,父母都是生意人,嫁妆亦十足丰厚。曹莉内心感激,无法言说。

尔后,一切水到渠成。因了两家都认为从简就好,便也未请太多客人,只把一些来往较近的亲戚请来,摆了几桌。

婚宴上,人人都说贺良福气好,娶了个天仙一样的老婆。

待到婚礼结束,已经好晚了。

因了曹莉性格比较保守,不大肯接受婚前性行为,贺良亦不勉强。这算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洞房花烛夜了。

但,曹莉在房内等了好久,贺良都未进来,正好奇,准备出去,他进来了。

“怎么现在才进来?”曹莉狐疑地问了一句。

“刚刚在帮妈算了算账,今天收的钱比较多,她一个人处理不来。”

曹莉没有多想,只认为正常,便也不多说了。

一夜好快就过去了。

第二章:凤折

次日,曹莉直到好晚才起床,出了房间便看见贺良的母亲坐在沙发上,冷着一张脸,似有不悦。

曹莉心下好奇,仍秉持笑容:“妈,早啊。”

“还早,现在都九点了,也不知道做早饭。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到现在还没吃?小良也是,没吃早饭就去上班了。”

曹莉一惊,想昨日新婚太累,今日晚起,也属正常。若没人做饭,大可出去,何必如此生气?

但她照旧忍住。

“我昨晚睡得比较晚,所以……”

“所以就不用做早饭了吗?我们当时结婚第二天就得干活,你也太娇生惯养了。”

这话十足不客气,曹莉心下来气,但想着,对方是长辈,又刚刚结婚,不好发作,便生生忍了,只笑笑,转身进屋。

可贺良母亲的抱怨仍在耳后。

“这什么态度?以为自己是少奶奶吗?竟然敢不理婆婆的话,太没有教养了。”

曹莉听着,十分生气。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贺良回来了,但,不等她开口,贺良便先是一通训斥。

“你今天做了什么?”

劈头盖脸一句话,曹莉莫名其妙,半天才反应过来:“什么?”

“我妈都被你气的没吃早饭,你到底做了什么?”

曹莉顿时有气:“我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不过起晚了,你妈妈有必要训我吗?好,她骂我我没说话,我惹不起,躲得起。现在她这又是什么意思?”

贺良的脸刹时便不大好看,阴沉沉的,带着怒气,又像是蒙了黑布的白炽灯,十分骇人。

“那是我妈,你嫁进我们家,就得孝顺我妈。长辈说你几句怎么了?就是打你,你也得受着!”

曹莉更是惊诧,以为自己听错,半天才回过神来。但,贺良已经走了——他带着他的父母出门吃饭,把曹莉一个人留在家中。

当晚,贺良好晚才回来,一句话也不说,倒头就睡。曹莉心中十分气结,但又不欲与之争吵,只得忍。

尔后,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每日,曹莉婆婆都有数不清的抱怨,不是这里出错,便是那里不好。而贺良,从不帮曹莉讲一句话,但凡有什么,都是她的错。

曹莉实在委屈。

“你就不能帮我说句话吗?你是我丈夫啊。”又一次战火爆发,曹莉再也不愿意沉默了。

但,她的话,实在起不了作用:“说什么?我妈妈没说错啊。”

“没错?她简直是无理取闹。”

“她是长辈,是我妈妈,是你婆婆,就算无理取闹,那也不是她的错。”

“好,”曹莉怒极反笑:“贺良,我算是看清你了。今天你就说句痛快话,我和你爸妈之间,你选一个。”

贺良冷然一笑:“那你滚吧!”

这是婚姻中最伤人的话了。

曹莉不愿再作践自己,她点点头:“可以,这房子我出了一半钱,要么你出个价,把房子留给我,要么我出个价,把房子给你!你选吧。”

贺良不再多说,径直走出房门。曹莉还在生气,不一会,贺良进来了,手里拿着房产证。

曹莉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贺良猛一下将房产证甩在了曹莉脸上:“你看清楚,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

曹莉怔住,心下只觉不好,她颤抖着手,摸起了房产证。只看一眼,几欲晕厥,上面并非她和贺良的名字,而是贺良父母的名字。

怎会,怎会,怎会?

她赫然想起,购房那日,因了她身体不适去了趟厕所,回来到现在,也未去看,只怪自己太相信,竟不料自那一刻,便是一个个的连环套。

“你……”曹莉说不出一句囫囵话,眼一黑,晕了过去。


12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标签:真实鬼故事网络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诛童<<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致命美味之怨恨糖浆

  • 112.28.150.*说:
    哆缕凝够漿糅墩樂馥冉海粳更闭嘴大哭2017-10-12 10:29

  • 61.136.187.*说:
    给力2017-10-10 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