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婆罗杀

betway必威娱乐红颜,婆罗杀
红颜,婆罗杀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7-10-11 10:03:00字数:6161

楔子 囚困

宋宇醒来,是在一间密闭黑暗的狭小室内。门窗似被封死,看不到一点光,难辨日夜,不知时间。

怎回事?心内疑惑,他浑然不知为何在这。

思索须臾,宋宇站了起来,自屋内走了一圈,把手抵在墙壁上摸索。墙壁很滑,一手黏腻,似长了厚重斑驳的青苔。

摸不到门窗——

他绝望而恐惧。

忽而,一阵笑声传来,诡异阴森,宛若夜枭。

是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你不动我,我不动你——”

骤然,屋内燃起鬼火。幽绿的、孱弱的光将屋子点亮,宋宇瞧见,一颗颗人头漂浮在空中,批头散发,面目狰狞,那些人头,都长了一张相同的脸。

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

她眼睛是空的,漆黑两个洞,射出幽绿的光。嘴唇乌紫,似漆黑的锅灰沾染了猩红的唇膏。

女人笑了,露出尖锐的,宛若猫科动物的獠牙……

“啊……”宋宇惊恐尖叫,目睹女人的脑袋渐渐逼近,直到贴上他的颈——

死劫

宋宇的尸体是两个星期后被人发现的。他住的地方较为偏远,平时不大有人来,又是独门独户。若非那日房东恰好收租,或许他腐烂成白骨亦未能被察觉。

他房东是为年愈四十的妇女,靠出租一些老房子过活。因了他的房租款拖了好几天,电话又不通,不得已只好上门。

但,她因而受惊。

用钥匙打开门,还未进去,一股臭味扑鼻而来。房东厌恶到欲要呕吐,走进去,却看见宋宇趴在地上。

“该死,又喝了酒。”她内心愤恨,若今日宋宇不交租,便准备把他赶出去。

走近一点,房东赫然发现,他并非喝醉,而是死了!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大量的蛆爬在他身上,把肉吃成一块一块。

怔了三秒,房东才报警。

警察到了,用不到二十分钟。几个年轻的警员忍住恶心抬走这具诡异的尸体——

死因系自杀,凶器是一把水果刀,上面只有宋宇的指纹——他用刀子凭喉部开始,一路蜿蜒腹部,将自己剖成两半!

他大抵是疯了,警方以此为理由破案。

这件事轰动了几天,随着时间,便也过去了。

但,有两人忘不了。他们是宋宇的朋友。

因了这件事,两人聚在了一起。地点是一家比较僻静的餐厅,中午人很少,开了个包厢,就他们两。

两人一个叫刘欣,一个叫夏伟。

此刻,两人正襟危坐,桌上摆满菜肴,还有一瓶酒。但,谁也没动筷子,菜肴有些冷了。

夏伟看了看桌子,复而又剜了一眼刘欣。

他开口了:“宋宇的死你怎么看?”

刘欣不说话,摆弄着筷子,夹起一块肉,一会儿放下,一会儿夹起,目光亦盯着那盘菜。

夏伟拿起酒杯,呷了一口酒:“我不相信他是自杀,我觉得你也不会信。”

刘欣放下筷子看向夏伟,目光冷冷,不说话。

夏伟又喝了一口酒,一饮而尽。酷烈的酒顺着喉咙划过食道,一路到了胃里,烫贴了五脏六腑。

“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鬼神作祟。这个世界哪里有鬼?说白了,也只有活人才能装神弄鬼。”他语气镇定,似很有把握。

刘欣悠然地摸起桌上的三五,打出一根点上,吸了两口。烟圈吐出,缭绕在空气中,弥漫一片白。

夏伟咳嗽了一下。

“你总不会是暗示说我杀了宋宇吧,我为什么要杀他?”刘欣面无表情,一脸沉思,仿若拷问。

“我可没这样说,你别多心。”

是一场角力追逐,两人彼此怀疑,因了一份“投名状”,又或许是利益,三人曾合谋一次活动,捞了一大票,但,谁都想拿大份,最好是独吞。

“可能是他不小心走漏了什么风声,才惹来杀身之祸吧。”夏伟又补充一句,并喝了一口酒。喝酒时,他故意抬起手,遮住半张脸,却又不住用眼睛余光去瞄刘欣。

刘欣很镇定,自顾自抽烟。

一顿饭吃完,两人匆匆告别,各自回家。

回去已经很晚,天开始有点黑了。夏伟推开门,妻子沈琼做好了一桌饭菜。他在门口换好鞋后走了过去。

“回来了?”沈琼说。

夏伟点了点头:“嗯。”

他径直走向厕所洗手,准备吃饭。

对于沈琼,夏伟是十分中意的,两人相识时间并不长,但一见钟情,彼此对眼,火速走入婚姻“围城”。

然而,于夏伟而言,这婚姻绝非一次“活埋”,更多的,是明智的选择。

他深爱沈琼。

吃过饭,两人看了会电视便去睡了。


123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操心<<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人骨咖啡厅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